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资讯 >

学者谈捷克文学:从哈谢克的《好兵帅克》到米

时间:2019-07-02 09:50   tags: 行业资讯  

北京7月1日电 (记者 高凯)“捷克文学有着好几种传统,既有卡夫卡现代的传统,又有着哈谢克幽默讽刺的传统。”著名诗人、翻译家,《世界文学》主编高兴日前在北京由哈谢克的《好兵帅克》出发,谈及整个捷克文学的独特性和其在世界文学中所具有的特殊的价值。

6月30日,“名家讲经典”第十八讲在十月文学院举办。高兴于期间为文学爱好者深入浅出地解读了哈谢克和他的长篇小说《好兵帅克》。

雅洛斯拉夫·哈谢克是捷克著名的幽默作家、讽刺作家。哈谢克最早发表的一些短篇小说,就反映了普通劳动者的悲惨境遇,发出反对压迫的呼声。如《女仆安娜的纪念日》《猪崽克萨威尔外传》《得救》《巴拉顿湖畔》等,都是当时捷克文学中批判现实主义的名作,这些小说充满维护正义和热爱普通被压迫人民的思想感情。哈谢克在文学创作上的最大成就,就是他在生命的最后两年中完成的长篇小说《好兵帅克》。

《好兵帅克》全名《好兵帅克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遭遇》,是哈谢克创作的一部长篇政治讽刺小说。小说以主人公帅克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经历为主要情节,通过使用卓绝的漫画式手法,准确、深刻地讽刺了奥匈帝国的军官、警察、神甫昏庸无能、愚蠢透顶的本质,揭露了奥匈帝国统治者的凶恶专横及军队的腐败堕落。《好兵帅克》一经出版,很快就成为当时最受关注和最畅销的小说,被译成50多种文字。先后多次被改编成电影、电视和话剧等,在世界各地都拥有广泛的读者,享有世界声誉。

高兴当日介绍捷克的文学艺术称,布拉格孕育了一大批杰出的人物,除了哈谢克,音乐家德沃夏克、雅那切克,还有作家卡夫卡,布洛德、里尔克、塞弗尔特等等,“一大串名字足以让我们对中欧的古城表示致敬,捷克居然走出了那么多杰出的人物。”

他表示,“《好兵帅克》基本上成了哈谢克的代表作,某种程度上也成了捷克文学在世界上的一张通行证。《好兵帅克》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写起,帅克可以说是典型的反英雄,既不高大上,也不正常,似乎脑子有点毛病,绝对不是我们所理解的英雄人物,哈谢克在写《好兵帅克》的时候并没有刻意的要表达什么思想或者达到什么艺术的效果,也没有考虑到什么文学的严肃性,现在谈到文学就像我描述80年代面对文学的虔诚,一说到文学就是肃然起敬,有一种神圣感和庄重感,但哈谢克在创作这部小说的时候,某种程度上恰恰要打破文学的严肃性和神圣感,这是一种特别自由自在的姿态,是特别放松的姿态。”

高兴认为,写作中的自由姿态实际上可以让一个作者发挥出全部的创作力,这时候有一个质变就会出现,小说也会对于作者来说就成为无边的天地,想象和游戏的天地,宣泄的天地,“我想哈谢克在写这部作品的时候肯定是特别过瘾的,哈谢克就想借帅克这个人物把皇帝、奥匈帝国密探、将军、走狗等统统痛骂一通,他骂的特别过瘾,特别痛快。”

高兴认为,这种轻松的幽默与讽刺成就了捷克文学特别的色彩,“捷克历史上饱经苦难和沧桑,这种表达方式我认为是他们找到的特别有效的武器,哈谢克最大的贡献是为整个世界文学找到了一种特殊的声音,而且确立了一种传统,捷克有着好几种传统,既有卡夫卡现代的传统,又有着哈谢克幽默讽刺的传统。”

高兴指出,“帅克”们典型的特征是幽默、夸张,甚至在有时候显得特别滑稽,充满了表演色彩,《好兵帅克》特别适合被改编成漫画,因为其气息本身是漫画型的。

高兴直言,众多捷克作家和诗人都受过哈谢克的影响,“其中有几个可能影响更为鲜明,还有的作家直接就沿着哈谢克的写作路子走下去。比如说万楚拉、昆德拉和赫拉巴尔都或多或少的受到哈谢克的影响。”

他以中国读者非常熟悉的米兰·昆德拉为例,“昆德拉是一个世界性的人,特别注重集聚各种营养,他特别善于学习,我认为他起码从哈谢克那儿学会幽默,还学会游戏性,如果我们接触过昆德拉的小说之后就会发现,昆德拉太巧妙的利用了这两个艺术上的手段或者说武器。”

曾经撰写过《米兰·昆德拉传》的高兴认为,昆德拉深深的掌握了幽默的精神,“他给幽默下了一个定义,幽默是一道神圣的闪光,他在它的道德含糊之中发现了世界,在无法评判他人的无能中发现了人,幽默是对人世之事之相对性的自觉的迷醉,是来自于确信世上没有确信只是的奇妙的欢悦。”

“昆德拉从幽默这道武器上学会了太多,昆德拉在哈谢克的基础上走的更加‘狡猾’。”高兴说。

作为北京出版集团十月文学院的公益性文学品牌活动,“名家讲经典”系列讲座自2017年4月开办以来,以“名家讲堂,雅俗共赏”的形式,每期从古今中外的文学经典中精选出一部名作,邀请著名专家学者、作家与文艺家,以浅显易懂、贴近大众的语言,细腻解读作家和作品的艺术成就和精神内涵。(完)